ZARK

《Thank 吴sir》创作中

偶尔敲字发图

偶尔出cos

【谷荆】无间 第二章

重新捡起来继续整……连游戏都重开档又开始玩

不依据前传,前传剧情我当不存在,因为没空玩了

如果可以接受就继续看吧= =

*现代警匪AU

*OOC不可避免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东方未明最近愁死了。

自从他醒过来已经过了好久,那时他什么都不记得,按照小师妹看的那些小说里来说叫失忆了……?里面的那些剧情实在瞎编乱造,虽然他也喜欢看些修仙小说什么的……啊不对跑题了,总之他很感谢大师兄,是师兄在他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,照顾他,还把他带回家,让他上学找工作。这么久以来大师兄也没露出过这样的表情,就算是先前那个流窜作案的连环杀人犯来到他们警区这的时候,大师兄也是镇定自若有条不紊的安排工作

可他现在觉得大师兄是真慌了,虽然面上没有什么变化,可是总是不自觉的瞟上玻璃板下的那张合照,一盯至少半分钟,眼睛都泛红。这么看着大家都不好受,可是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

唉,东方未明坐在餐厅外的茶座叹了口气,眼睛盯着通讯录里的一个个号码上下飞速滚动。他有点眉目了,却又不知道该不该拨出去,上下在“s”开头的地方犹豫着。他有点害怕。

害怕知道事实,真的。

眼睛盯着那一个名字,蹩着眉。开弓没有回头箭,所以他必须下定决心。他的手指就这么悬停在号码的上方。

然后想起了他喊正在看合影的大师兄时,那一声“师兄”,让谷月轩眼神霎时的明亮。

和之后长久的寂灭。

东方未明摁下了号码,妈的,带回来再说。

“喂,燕子……不是……最近没严打……你过来一趟……河洛饭店门口……对对……我等你。”

放下电话没一会儿,史燕骑着小绵羊就来了。一摘黑盔里面露出一头反翘的紫发。风风火火跑过来一屁股就坐下了。

“怎么,找姐姐我有什么事啊”史燕笑眯眯的。

东方未明扶额,说来他们认识的机缘也奇妙。之前给东方上户口的时候,需要福利院给开证明,于是就认识了史燕。当初的东方就觉得这就一行事不拘一格的大姐姐,证明随便就给下来了。没想到第一次外派的时候竟然发现史燕是个賊,还鬼使神差的把她给放了……隔天自己上衣口袋里还多了张有电话号码的字条。

后来联系上才知道,史燕这么做也是有她的苦衷。上头对福利院拨款不足,福利院的入不敷出。史燕只能捡起之前在外面流浪的老本行:盗窃,这才算是基本维持了生计。在史燕再三保证只偷贪官大户之后,东方也就对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。

“你就别装了,我知道了”东方未明扶额,“陆少临和关伟口袋里的东西是你放的吧?”

“嘻嘻,被你发现了。”史燕坐在凳子上晃着腿,由于身材瘦小,史燕偷起东西来十分灵活。

“你先前保证过只偷大户的,这次怎么摸到快递头上了?”

“哎哎,这可不是我干的。”史燕抬头不服气的说道,“我可不干这种小单,这太掉我身价了。我知道是哪个同行干的,等会儿我给你线索去抓。哎服务员,给我来这个这个还有这个。”不带喘气地说完还喝了口茶。

东方未明皱眉摇头:“你知道我要问的不是这个。你总不会无缘无故的往他们俩的口袋放进毒品,总要有个动机,”

“关伟和陆少临这两个富二代真讨厌,竟然不收孤儿院出身的……”

“燕子!”

史燕听到东方未明的吼声惊得手中的茶杯一震,亏得她手上功夫好,才没让手中的茶杯滑脱。但她也有她的顾虑。

“那好,我说了,但你得答应我,不能找我们的麻烦。”史燕低头看着手中的茶杯,因为些许的震颤,杯中茶水的茶叶沫搅动着,茶水中的倒影也变得支离破碎。

三天前。

“燕子姐!燕子姐!”小风磕磕绊绊的跑向史燕,身上还沾着飞溅的泥水点点,小脸上还脏兮兮的,手上和膝盖上还有擦挫伤形成的红痕,有的甚至还在渗出血珠。史燕急忙把他抱到怀里,扯下一条湿毛巾就忙着给他擦脸和手脚。

孩子估计是跑来的时候急坏了,直到扑进史燕的怀里,才想起来放声大哭。

史燕一边给他擦脸一边轻声劝慰:“小风不是给小秋哥哥送吃的去了吗?怎么突然回来了?”

孩子很想控制好自己的情绪,但却仍然是抑制不住的低声啜泣着:“小秋哥哥……他……在……工作的……地方……呜呜……晕倒了……呜呜……我拉不起来……哥哥……呜……”

小秋晕倒了?史燕有点不敢置信,凭小秋那在夜总会当保镖的体格,怎么会突然晕倒?但为了保险,还是背上了小风,轻声说:“小风别哭,姐姐带你去找小秋哥哥”

直到史燕跑到夜总会后的那条小巷,她才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
小秋手中的那支水里是市面上高端水溶性毒品,人称:唯我独命!


“等下”,东方未明低头摸摸鼻头,“什么是‘唯我独命?’”

史燕登时有些气短,一口茶刚至会咽差点呛得倒流回嘴里:“你有没有搞错!?亏你还是刑警竟然连唯我独命都不知道!?”

“东方未明讪笑:“我只是个普通的小刑警,偶尔配合一下别的大队扫下黄,毒品一类我还真的没怎么接触过。”

“对的对的,你说刑警同志你才待在这里多久,哪能知道什么,是吧?”隔壁茶座响起不大不小的声音,两人一回头,却只看到一个带满花纹的狰狞的蓝脸,獠牙闪着阴森的白光,冷不丁打了一个寒战,却发现那人只是带了一个半面面具,白色的衬衫上一条蓝色花条纹的重丝领带,身上套着一件袖口带着民族图腾的大罩衫,七分的哈伦裤下脚踩一对靴口毛边的马丁靴,要说给人什么感觉的话,大概就是一个艺术学校跑出来的潮男。

但是更令东方未明吃惊的是,他很确信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,一次都没有。他现在也是一身便装,不可能知道他是警察,更别说准确的说出他是刑警了。而史燕则是在看到獠牙面具的瞬间正襟危坐。

“北丑先生,早有耳闻。”史燕难得正经的说一回话。

北丑并不接史燕的话茬:“刑警同志,我不仅知道你是警察,我还知道你叫东方未明,在逍遥警局任职,上司是谷月轩谷队长,最近查的一个案子失去了线索,你说我说的对不对?”北丑顿了顿又轻声说:“你在找人”

东方未明心中一惊,浮在面上却又迅速收了回去,这人几乎就快对他最近的事情了解的一清二楚。能同时知道找荆棘和查案失去线索的人,除了他和谷月轩,就只有和他们一起干活儿的兄弟了。但总不能是他们啊……

“你别猜了”北丑露出的半边脸扯了扯嘴角,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东方未明,“我是干这个的,调查各种隐私是我的职业需要,并没有什么别的目的。”说完他低头闷了口茶,指指脸上的面具,“我家祖业,都是干这个的,没办法。不干这个家里不让我回家”,他放了茶杯往茶座椅上靠,“说真的,我干街拍模特赚的钱都比这个多……”说完还满面惆怅之色,似乎是为自己耽误的时间感到烦恼。

如果无语这种态度是可视的,那东方未明此刻估计满头黑线了,但史燕对北丑的无厘头不为所动:“北丑先生一向只有他人人主动上门咨询,今日我们两位有失远迎,失敬。”言下之意是我们庙小供不下你这尊大佛。

北丑连忙摆摆手:“诶不要这样生分嘛,我只是有好消息想来告诉你们。”然后低头在手机屏幕上划了两下后抬起来给两人看。

屏幕有些损毁的老式触屏手机还在不停地震动,光屏上显示着一条微信,上面写着:“秋谷先生恢复意识了。”

史燕只是扫了一眼那条信息,几乎是发生在同一瞬间的动作,她往上一窜,猛地把椅子滋嘎一声拉开,跌跌撞撞地跨上摩托车,打起火离开的瞬间她变成了一道蓝色的光。

北丑收回自己的手机放进公文包里。“东方先生,刚才史小姐没说完的话我来说完吧。”然后完全不让东方未明搭话,自顾自说了起来。

按照北丑的说法,事情之后的发展是这样的……

唯我独命,这只是在粉头们之间的俗称。谁也不知道这个毒品正名是什么,出处究竟是谁。是哪个大的帮派出来抢占市场还是有新的小帮派想要靠此登上台面。只知道这个毒品传播方式大不相同于其它产品,它是由下及上的传播。先由一些小ktv里的小粉仔传播,当时都是以状似六位地黄丸的模样出现,虽然长得丑了点,但胜在廉价劲足,深受年轻人的喜爱。后来逐渐传播开之后,在各种“高级会所”中流通的都是一种凝液状的物质,据说都是纯度极高的高级货。

而秋谷所食用正是这种纯度极高的产品,当时他因为进食毒品过量而昏迷了,这才刚刚抢救过来。

那这样……可为什么……东方未明端着茶杯低头看着荡着些许涟漪的茶水。

“为什么会是高纯度的唯我独命对吧?”未被面具遮盖住的眼睛细眯着,没有任何肌肉活动的脸却让人感觉带着笑意,“当时的史燕表情跟你差不多呢,面上没有变化眼神却是充满了疑虑。”

“算了,时间不够了。”北丑转转手腕的斯沃琪,用马丁靴的后跟不耐叩叩地敲地。“我直说吧,之所以会有高纯度的唯我独命的原因只有两种。当然不可能是那些富家败子,他们拿这个东西害一个保安干什么。那么能这么奢侈的,只能是生产这些东西的人了。那么为什么要用这么个方法呢,作为‘高级会所’都是有查验机制的,不可能随意放人进去,但是小巷后门是后勤走的地方……”

“所以,那个人……伪装成会所的后勤人员,和保安套近乎,给了他一支水……”东方未明手中茶杯的水愈加波涛汹涌。

“很有可能是这样。”北丑耸肩,“估计是为了直线打通市场,亦或是其他目的……毕竟卖这些个东西应该都是上下线交易,估计是为了更多的利润。”

“这些情报其实都是附赠品……毕竟就算我不来,史小姐也会说的”北丑从包里掏出了一个mp4,打开了视频嘴角上咧眼角下弯,“这才是我的独家爆料。”

视频里是一段监控录像,上面是会所后门视频。保安倒地后的,有一个棕红发色的人影一闪进门,约莫30分钟后,又是一个人影出现,这次是正脸。

东方未明的瞪大瞳仁倒映着一跳一跳的光。他快控制不住手的颤抖了,在那人正脸出现的一瞬,微颤的手指点了暂停键。

荆棘。

啪的一声,东方未明的手猛地将mp4扣在桌上,抬眼注视着北丑,不悲不喜,“这份东西,还有谁有?”

“这是独一份,那里的监控是3天删除的那一种。”北丑起身整理了一下仪容,“这份视频我刚刚传给你了,原件就是mp4里的这份,删了吧,我以职业道德保证,你现在手机里的就是全世界唯一的一份,算是我开业大酬宾吧。”他伸手递给了东方未明一张名片,“有什么需求可以找我,我可是很关心河洛城的治安情况的。不说了,赶时间拍摄。”拍了拍仍然坐着的未明,北丑起身向前走,东方未明呆滞地目送北丑消失在街角。

现在他的脑袋都要炸了,这个人可以相信吗?他的情报是从哪来的?史燕的电话又打不通了,下次能打通不知道又是什么时候了……她手头上的那些粉又是哪来的,又是怎么知道制毒工场的位置的?也不知道要不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师兄……

他起身,颓然地将凉透的茶水一饮而尽。

东方未明决定还是去找个人碰碰运气,指不定她能找到史燕呢……?他向前走去。

又苦又涩的冷茶嘴中散开,久久残留。

声优角色整理——
竹内良太役
EL SHADDAI 路西法
DMMD 莲
原本想画死神的,后来放弃了,咩~

买错股票的感觉,哭唧唧
但还是11634最萌,555
★图片有参考

发生了很多事故,还是画完了

p站id=3456411,无水印,不嫌弃画得丑可以取用……

做志愿者那天